央视体育频道总监江和平揭秘那些事儿

  再过58天,巴西,里约热内卢,将成为奥运史上首个主办奥运会的南美洲城市,也是首个举办奥运会的葡萄牙语城市。 作为里约奥运会中国及澳门地区电视和新唯一持权转播商,中央电视台将如何带领观众度过17天热力四射的奥运时光?

  “国内派去396人的报道团队,几十名驻外记者加盟,搭建3个演播室,相当于在当地办了一家电视台。”

  时间8月6日7:00,“斌桐组合”(张斌、沙桐)的专业解说伴着长达4小时的开幕式,将带领数以亿计的中国观众一起进入里约时间,之后,将迎来第一个收视高峰。

  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总监江和平告诉《中国新闻出版广电报》记者,对于奥运会开幕式的解说,现在已经进入“创作”阶段,但“-3天”的准备绝对是点睛之笔。开幕式前的3天被各家转播商称为“-3天”,其间,大家能拿到开幕式指南,也能在通气会上与开幕式导演面对面。

  也就是这3天,要敲定每一句解说词,精确到每一秒,当然,主持人也会有几种应急方案,应对任何突发状况。

  “中国队第一块金牌极有可能产生在射击项目上,我们就从这一点开始切入,推演到中团当天的看点故事,进而拓展到整个奥运比赛的国际视野,包括其中复杂的人物关系。而对于一些特殊赛事,比如国人关注度最高、期待值高的中国女排,从预热就要开始讲故事,用现场报道+专题节目的方式全方位去呈现。”江和平介绍说,这次要全程故事化来报道奥运会。中国队的夺金热潮一般在前半程,而后半程可能会相对“冷清”些,甚至可能会出现某一天没有牌入账的情况,这其中的一张一弛,中国队员情绪变化的一热一冷都会捉到,并像剧情一样展示出来。

  现在,整个报道团队已经将奥运赛事转播的整体编排细化到每一天,甚至每一场比赛,并从中寻找故事点。连续16天的赛事转播,转什么、不转什么本身已充满挑战,加之要以的水准去呈现,其难度可想而知。“奥运赛事转播的最点在于如何把观众最感兴趣的内容呈现出来。也就是说不仅要对中国队拿牌项目进行充分准备,对于‘爆冷’拿牌项目也要有预案。”江和平说道。

  在这一点上,国内派出的396人报道团队,加之几十名驻外记者的配合,再有央视多年来积累的大赛转播经验让江和平底气十足,而“动态化编排”再上了一道保险。他透露,前方报道团队会根据赛程实际情况及时制定第二天的报道方案,甚至几个小时内就会进行调整。

  但是,时差问题不容回避。由于与里约有11个小时的时差,如何将观众观看奥运的需求“一网打尽”成为另一个难点。

  为此,央视在频道资源上“四箭”齐发、各有侧重:CCTV5将变身奥运频道,全程转播报道里约奥运会盛况;CCTV5+将对户外项目和球类比赛进行充分转播报道;CCTV1作为覆盖最广的频道,将聚焦开闭幕式、决金项目等高关注度赛事;CCTV2每天下午2个小时的赛事集锦。

  “16天的持续高速运转,IBC(国际中心)内两个演播室,IBC外一个演播室,相当于在里约办了一个全新的电视台。”江和平说道。

  “田径、体操、游泳三大赛事,被称为公共信号制作皇冠上的明珠,而这3颗明珠央视均已摘下。”

  里约奥运会,央视除了约400人的采访报道团队,还派出一个由263人组成的信号制作团队,专门负责制作羽毛球和体操的公共信号。

  “提起央视的公共信号制作水准,国际上都是一流的。”江和平告诉记者,公共信号制作包括田径、体操、游泳三大赛事,被称为公共信号制作皇冠上的明珠,“而这3颗明珠央视均已摘下。”

  公共信号制作是个高难度的技术活——要把某项赛事所有直播画面提供给所有转播商。这一个镜头给谁,下一个镜头给谁,都是有讲究有门道的。“能提供公共信号的机构都是由OBS(奥林匹克服务公司)精挑细选出来的。”江和平介绍说。

  央视推开公共信号制作的大门,始自2004年雅典奥运会。当年央视承担乒乓球和羽毛球两个赛事的公共信号制作。2008年奥运会,央视承担了乒乓球、羽毛球、排球、网球、篮球几大项的公共信号制作,随后承担了残奥会所有项目的公共信号制作。2012年伦敦奥运会,除了乒乓球和羽毛球,央视第一次拿到了体操项目的公共信号制作权,要知道这个活儿自1992年开始就一直被日本NHK垄断着。为什么OBS看上了央视?

  在央视承担了一系列公共信号制作任务后,国际上对央视的水准深表认可。2009年OBS总经理罗梅罗邀请江和平到OBS总部,“和平,如果让央视接体操的公共信号制作,你愿意接吗?你敢接吗?”江和平清晰地记得,当时他斩钉截铁地答道,“愿意!敢!”

  事后证明,OBS的选择绝对有眼光,其PQC(质量中心)给央视的分数是85分。85分是什么概念?要知道如果能拿到公共信号制作水准的80分已经是很高了。不仅拿到高分,央视在当年的体操公共信号制作上还进行了一项“前无古人”的创新:10个机位进行虚拟轨迹的呈现,让体操运动员的每一个动作缓慢、惊喜地呈现给观众,这又在OBS的历史上刻上了新的印记。

  2011年,央视在上海承担世界游泳锦标赛的公共信号制作。2014年,央视在南宁承担世界体操锦标赛的公共信号制作。2015年,央视在承担世界田径锦标赛的公共信号制作。

  至此,央视的公共信号制作完成了从初入大门到长袖善舞的转变。“公共信号制作已经是央视的另一张名片,也是国际能力提升的体现。”江和平认为。

  如今,263人的团队紧张地演练着,在5月的全国体操锦标赛上,里约奥运会体操信号制作团队已经按照奥运会的水准进行一次实战演练,细化到什么人在什么岗位,连谁来拉线都要练到位。

  里约奥运会,央视绝对是霸主。作为中国及澳门地区电视和新唯一持权转播商,央视此次如何做版权生意正被无数电视台、新机构紧紧“盯”着。“现在电视和新的转播权是否分销、如何分销正在制定具体方案,本月底基本能够敲定。”江和平透露。

  尽管央视的方案尚未出台,但摩拳擦掌准备“直通”里约的不在少数,尤其是新机构。待到方案尘埃落定,获得央视授权自是皆大欢喜,但对于绝大多数不能“分得一杯羹”的而言,就要“补习”好关于版权的知识了,换句话说,擦边球可不是那么好打的。那么,哪些是能做的,哪些就会是侵权行为呢?江和平给出了衡量的“三把尺”:

  “如未获得授权,一切赛事都不能做,出现一个赛场画面都属侵权,赛场外可发挥,但也不能有奥运场馆标记。”

  “如未获得授权,五环标志绝对不可以出现,央视也只有CCTV5可以出现奥运五环标志,这是我国唯一经国际奥委会授权的奥运频道。”

  “如未获得授权,电视台、新平台的奥运栏目名称绝对不能出现‘奥运’二字,比如《直通里约》可以,而《直通奥运》对非持权转播机构来说就属侵权。”

  那么,哪些记者可以进入比赛现场进行报道呢?据介绍,电视方面,除央视的大队人马之外,一些电视台也可能获得央视授权,派出几名持证记者进入赛场内采访报道。平面方面,因为不涉及视频画面版权问题,记者如果持证则可进入场内采访拍照。对于很多“土豪”想出的买票进入赛场内进行报道的方法,在江和平看来是风险系数极高的行为,因为国际奥委会对此有严格,如果有人拿手机拍摄,在所属平台上发布,将面临入内的风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