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人:别忽视被包庇在教育体制内的港独

  人对教协的评论如下:中文大学为何会成为港独的所,也是和这样的教育相关联的。这都常明显的结论,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这些港独分子还要做这种无谓的争斗?所以闹港独的不仅是为了港独,很有可能是为了更大程度地中国;

  9月4日,正值新生开学季,中文大学的校园中却出现了“”的,被投诉到校方拆除之后,第二天在学生会墙处,本该贴上各招新或本校部门的情况介绍等,不想却被港独宣言贴得满满当当。要不是被一名内地白衣女学生撕掉,接着引发两岸学生的骂战的视频传到网上,我们还不知道原来中文大学这样一个高等学府之中,“港独”的居然这么剽悍。

  事件发生时,随意港独言论的学生会分子是这段视频的人,他们抬出来自己的学生会身份,白衣女生不该撕下这些,因为这是学校赋予学生会的。白衣女生立马表示“我也是学生之一,你们不能代表我,这不是学生们的。”可以看到,当时挺身而出的这位白衣女生,周围支持她的声音很少,甚至可以说是她一个人在单打独斗,与港独分子用英语激辩;而视频的港独分子,参与主辩的那个港独女生英语不太好,一时回答不出来,旁边还有人不断给她提醒。直到几分钟后激辩完毕,白衣女生转身离开之时,她仍然是独自一人,旁边并没有中大的学生。

  看到这里不禁愕然,港中大的学生会中的港独竟然成这样?居然让学生们都没敢出声?

  视频在和的之下,迅速开来。更多的学生注意到了墙上密密麻麻的港独言论,开始有一群反港独的学生们站出来,终于不再是一个人了。他们用表情包和墙上铺天盖地的港独言论,为了守住那些言论,港独分子和内地表情包斗士们发生了激烈的口角,学生会前周竖峰不仅各种爆粗,素质低下,甚至朝内地学生狂喊上百次“滚回支那!”

  两方口角视频到网上之后,这件事儿在和持续发酵。除了中文大学的学生之外,市民也相继进入该校广场,与内地学生们站在一起,声讨港独分子。这里还是要说一下,大部分人还是很爱国的,这点和的“天然独”不同,在,港独在之中是极少有立足之地的。

  据悉,9月7日在港中大现场内地学生的的人数大概有200余人。政研会邓德德是其中之一,在记者采访时,他说:“之前,整个中文大学都被少数人劫持了,被,到处是言语,这让人很。”

  是的,说着,不让白衣女生撕掉宣,但是港中大的学生会却把整面墙贴得严丝合缝,没给其他人任何表达言论的机会,还称有不同意见也可以贴而不是撕。别人在你家贴了一张“这间屋子不属于这个家”,难道你的做法不是撕下来,而是在旁边贴一张反对意见?恕我直言,这就非常辣鸡了;和内地学生发生言语冲突的时候,也根本不是想着要,只能胡搅蛮缠拼谁的“丢雷老母”喊得大声,看了视频之后真是为这样的人都能上港中大这种高等学府感到汗颜。

  可以看到,此次的上不仅了港独分子的不当言行,还有一条写着“校长管理不善,校园播毒”。这也说明了一个方面,的大学似乎已经成为了港独最后的包容所,这儿盛产港独,甚至比其他任何地方、任何行业都要多。

  说港独集中在的教育体制内,这绝不是在。2017年的开学典礼闹出港独的宣传事件,中文大学并不是个例,港大、城大及教大等多个大学的墙,业已成为被“港独”窃据的学生会播毒之所。在港中大,校园内曾多处悬挂港独宣传,虽然迅即被校方拆除,但不久又再次被挂上。港中大学生会已经承认责任,却表示校方可以报警,丝毫不顾及任何后果。之后,港大、城大及教大亦出现“”字眼,称要“”中大学生会;教大学生会则在大学中央广场挂上“”的。这张硕大无朋的让人看了心头火气的同时,不禁让人思考:为啥港独在学生中间的会这么大?

  首先来说,在整个社会层面上,一直以来,都是中国的一部分,对于大多数市民来说是完全没有任何的,特别是年纪更长一些的人,对港独分子深恶痛疾,所以在这些年龄层里面,港独分子并没有市场。只有在三观还未健全、对社会实践尚且不足的年轻人,年少轻狂,血气方刚,才最容易受到港独的。这也是为什么的港独分子在年轻人中较为集中的原因之一。

  其次,为什么学生会会被港独把持,他们是学生选出来的吗?并不是。很多时候学生会并不能代表全校学生,他们当选的原因,是因为根本没人去竞争。各所大学的学生会一向乏人问津,不但在于学生会工作繁重,更由于一些大学要求参与学生会的学生须休学一年,成本太大,令不少学生不愿意参与学生会工作。但同时,学生会的角色又极为重要,除了掌握大量资源之外,更可“代表”全校学生,其言行往往被视为代表该大学学生。大学学生会奇货可居,因此引来港独分子的大举进占。

  就比如当选为港中大前学生会会长的周竖峰,这个人的学识品行都不足以担此重任。周竖峰现年21岁,目前就读于中文大学与行政学系。2016年3月因为该届投票率偏底,只有23%,支持率只有约14%就获得了这个职位。他的过往经历在这次港中大事件中被起底,不仅素质堪忧,爆粗辱国,连行礼都干过。另外,他还参与过占中行动,碰瓷发声明说自己大受,波动,一度被怀疑有狂躁症,性格偏激。

  不仅如此,这个人身居要职之后,还屡屡口出,报复打击,对白衣女生发律师函。在这些港独眼里,居然可以随意别人?难道连法律都没有了?

  最后,这些港独分子在学生群体中大面积出现,不得不说一下的大学教师。其中有一批人确实有港独思想之嫌,戴耀廷、陈健民等人在搞出一场非法的占中运动之后,仍然可以堂而皇之地在大学内“作育英才”,丝毫没有受到法律和的制裁,就已经够让看清楚整个的教育体制的了。

  教大墙风波之后,教协9月9日发表声明呼吁各方停止事件,称在为明的时候向大学施压无助于解决问题。当有报道说因此不录用教大学生,教协认为这只是个别人士所谓,其他学生不应该受。而对本次事件的始作俑者,教协一直未曾明确给出交代,疑似包庇学生中的港独分子,甚至认同他们的观点。

  对此,爱国人士对教协进行了猛烈的,称其是在推卸责任,淡化港独存在,转移视线,认为大学生长期以来被他们教育成贼,搞乱和中国,担心自己的小孩以后入学受其荼毒。人对教协的评论如下:

  中文大学为何会成为港独的所,也是和这样的教育相关联的。比如在此次事件中出名的唐立培,本来是四川泸州的高考状元,考到了中文大学之后,一口一个“支蛆”、“你国”,不得不让人反思大学教师的渗透能力。

  当年中英回归前途谈判,双方各取两样,中方要国防和外交,英方要留司法和教育。看来中方吃亏了,放弃了司法和教育,就永无宁日了。不过,要问这些港独分子是否能成气候,答案肯定是不可能。一个弹丸之地,没有自己的军队,90%的物资需要从运输过去,一旦脱离,连淡水都吃紧,拿什么来?这都常明显的结论,你可能要问了:为什么这些港独分子还要做这种无谓的争斗?

  众所周知,当年回归,主要是为了给做一个榜样。“一国两制”本来是要用在身上的,但是却让来试水,做给人看。现在不停地闹腾,真正的目的当然不是为了所谓的,其实就是要闹,闹到国家都觉得“一国两制”不能用了,改成“一国一制”,那这个做给看的案例也就废了。

  所以闹港独的不仅是为了港独,很有可能是为了更大程度地中国;闹港独的也不仅是人,更有可能的是更为深厚的外国。虽然表面上看教育体制内不能兴起什么大波浪,但长此以往还是不容小觑。希望能整顿的教育。爱国,还是要从学生开始抓起才不会给某些有心人士可乘之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