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徒行者2》:为何在今天我们仍要用内地资本续拍TVB剧

  2014年收视冠军、佘诗曼勇夺双料视后、豆瓣超4万人评论、同名电影捞金不断

  或许,除了小生花旦频频离巢、本身质量下降以外,也和总局新规有关:TVB剧跟所有海外剧一样,均需经过播完半年后、通过全集审查才能在内地上线。

  幸好内地优爱腾爸爸们越来越有钱:比如说今年爱奇艺暑期的《盲侠大律师》,就靠着联合出品的合作形式、按引进片报批的通道,与同步甚至早于(会员)。

  这里,当然也包括今晚在腾讯视频、会员可以连看十集的《使徒行者2》。接下来还会有《溏心风暴3》和《宫心计2》。

  三年之后再看港剧,我们发现原来TVB剧不再只止步于“有情饮水饱”的师奶剧了。

  在这些剧中,他们告别了土气重复的服饰、百年不变的昏暗打光和糟糕审美的美术置景,更不再是千篇一律的中景、近景、正反打镜头;外景地也不再局限于港剧里常见的“商场茶餐厅”,而是新马泰随时飞,故事主角都是各个国家的大佬。

  小娱不禁要问:很多观众喜欢TVB剧正是喜欢其浓郁的市井味儿,如今《使徒行者2》回归,但熟悉的调调还在吗?而且,林峯和佘诗曼两个重要主演都已缺席,《使徒行者》还能维持风格吗?这部剧及其背后的“港剧制造”模式,能给如今的国产剧行业带来哪些?

  《使徒行者2》,不仅演员基本全换,这部续集连制作班底也换了不少。第一部的监制文伟鸿不再担任此职位,如今的监制+总导演是同样来自TVB的苏万聪,原先的三位编审只有叶天成(TVB)继续担任编审工作.

  有意思的是,这次的总制片人是企鹅影视天璇工作室的总经理方芳,制片人张萌同样来自企鹅影视。

  方芳曾经透露,《使徒2》一开始也有对林峯和佘诗曼抛出橄榄枝,但遗憾并未成行;既然如此,企鹅影视与TVB就决定拍一部跟前作、甚至跟传统港剧有明显区分、且更适合内地观众的《使徒2》。

  首先就是演员。制作团队以光速敲定了前作中的主演苗侨伟,对于《使徒行者》这个系列来说,这个故事的线索人物本来就是他饰演的CIB高级督察卓凯,故事的核心套也是“卓sir带着底下的卧底不断”的可复制模式,可谓是“铁打的卓sir,流水的卧底”;

  而港剧一向有塑造群像人物的剧作能力,包括第一部林峯饰演的“爆seed哥”、佘诗曼饰演的“钉姐”,均是靠生动的细节和演员出彩的表演堆砌而成,而《使徒2》也是一部常见的群戏。

  《使徒2》确实和第一部关联不大,首先从故事来说它是第一部的前传,方便没看过第一部的观众顺利入坑;而观感上最大的差别,就是该剧的取景地十分之“国际化”,从飞到了新马泰。

  第一部来来去去都是佘诗曼家的按摩房、林峯运冰的茶餐厅、还有几十年如一日的油麻地、们谈判的仓库

  但《使徒2》第一集一开头,就是一个航拍的大全景,字幕写着“2010年 泰国曼谷”。视野上一下子就开阔了许多。

  尽管跨国取景在如今壕气冲天的国产剧里早已是常态,但对于一贯“又穷又破”、制作经费紧绌的TVB剧来说,跨国取景还是比较少见的。内地资本和资源的注入是原因之一;TVB内部的革新,也在两、三年前就开始了。

  小娱曾于2014、2015探班当时两部TVB剧《枭雄》与《张保仔》,两剧分别在上海车墩与横店影视城拍摄,其中一部剧的监制梁材远曾告诉小娱,以往TVB的古装剧均在电视城的古装街拍摄,全是人工搭景,只有那一条街,又地狭人多,放眼望去全是密密麻麻的现代化建筑,镜头拉远一点都怕穿帮。

  早期更夸张的是,TVB的两个摄影厂A厂和B厂,如果都拍外景古装戏,会选在一个山头的两面,穿帮则很难避免。当然这种处理方式现在已经逐渐被摒弃,可TVB剧在硬件上几十年如一日的简陋和粗糙是长久被观众所诟病的。

  所以,以往TVB的古装剧、年代剧一般采用中景、近景居多,远景很少,或者几个固定的空镜重复运用;都市剧相对好些,但外景地总是茶餐厅、天星码头等常见的地标,也确实难以符合现在新一代年轻观众挑剔的审美品位。

  “TVB不是单靠这一块市场,眼下也不可能去征服非常大的市场,我们就是希望在港台、新马还有内地这些华语地区,能够凭借有质感的剧集在广大的观众市场里占据一席之地。”杜之克曾对表示。

  “我们其实真的好少来内地拍戏,来了横店,觉得他们的景好多,眼界又阔,可选择的太多了。”当时《张保仔》的监制如此告诉河豚君。那时候,只有台庆剧才有出埠拍摄的“高级待遇”。

  在那之后,TVB真正意识到了去正规的外景地拍摄对成片视觉效果的重要性,并且越来越多地尝试出埠拍摄。这当然会造成制作投入加大不少、制作周期也会随之被拉长。

  以前,TVB的摄影厂全年基本无休,上部剧和下部剧之间永远无缝衔接、绝不浪费;一部20集的小剧,从筹备到杀青,周期不会超过半年;拍摄团队每天的工作时长也长达16~18小时,是真正的流水线制作。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是TVB剧当时的注脚。“毕竟连男女主角接吻戏都会被师奶打电话投诉的,人也真是太爱投诉了。”这样的市场和,或许也是TVB主动走出、拥抱内地的原因之一。

  照顾每个人的感受,注定自己不会好受。在本土越来越失去话语权、又失去影响力的TVB,终于在这两年,决定不再只做口水剧、师奶剧,而是把精力更多投在做类型更准确、人群更分众与聚焦的高精尖类美剧。

  《使徒行者2》就是一个案例。这部剧与前作一样,30集×45分钟的体量,却足足拍了五个多月,这个周期放在现在的国产剧里也属于比较“慢工出细活”的一类。

  硬件上确实有了显著的升级。以往为了最大限度地节省时间和人力物力,每部TVB剧均采用固定的三个机位拍摄,运动镜头极少(港剧擅长的追车戏除外),这就类似现在很多流水线国产剧采用正反打镜头拍摄一样,好处是快,坏处就是镜头呈现形式十分单一,更别提用镜头来代替叙事这种高级手法。

  但年轻观众都是被高规格的英美剧喂养到大的,保守的港剧自然会式微,据杜之克透露,现在TVB已经逐渐废除固定三个机位的做法,不仅机位变化更多,拍摄器材也有升级,甚至部分项目开始采用昂贵的4K拍摄方式,编剧也会配合全新的拍摄方式而改变剧本撰写模式,后期的制作更会多费至少1/3的时间。

  换言之,整个制作流程都改变了。而在《使徒2》里,我们算是看到了TVB真正在努力。就拿第一集中的一场长达十几分钟的追车戏来举例。

  按理来说,得益于上百部警匪剧的培养,追车戏是港剧的拿手好戏(就像日剧中的“日剧跑”),90%的港产警匪剧第一集都有一场炫技的追车戏(或街头巷尾追逐戏),《使徒1》和《使徒2》也不例外。

  两个图是《使徒行者1》第一集的一场追逐戏,相信很多观众都还记忆犹新,当时正是这场不知所谓的戏,让大多数人吐槽:多人围绕两人打斗,两人还主动上了一辆车成为靶子被人打,这种自己把这个逼到绝的剧情还大量使用了慢镜头来煽情,确实格局较小,场景变化也很单一;

  则是《使徒行者2》的第一集,同样是追逐戏,这回变成了苗侨伟和洪永城两人开车、周柏豪则骑着摩托车追逐。

  在制作特辑中能看到,这场戏的拍摄颇费心思:首先是场景变换,先后经历了大街、废弃仓库、野外三个场景;也制造了好几次两车有可能相撞的时刻,动作指导分别设计了好几种不同的“障”,丰富了观众的视觉体验。

  其次是镜头变换,多个复杂机位的切换,以及从高处俯拍,都能更全面、更多面地展现出这场追车戏的丰富层次。

  演员苗侨伟表示:“拍这场追车戏得到了泰国拍摄团队的支持,尤其剧中有非常多高难度的漂移动作。”这些漂移动作也请了泰国最有名的漂移车手担任特技人,可谓是下足了本。

  这些工序也许早已是国产剧拍摄的常规工序了,在TVB却显得那么“大惊小怪”和“受宠若惊”,换言之,如今TVB剧的制作已经鸟枪换炮、至少与国产剧的基本水平是接上轨了;甚至,更精细更高规格的,还能与美剧比肩。

  有人不禁要问:同样的制作硬件规格下,我们为什么还要看演员也“不年轻了”、故事也套满满的TVB剧呢?这究竟是怎样一种情意结?

  现在连人都早不看TVB了,小娱在fb等外网上搜索#使徒行者2#的tag,讨论的人寥寥无几,倒是有酸溜溜的人说“TVB没有了腾讯爸爸,都没钱拍剧了”,

  事实如此,TVB作为一间运行几十年的电视工厂,其过去上千部体量的电视剧,所有类型全都尝试过多次,去粗取精后,相当于一个题材宝库。

  此前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采访爱奇艺自制剧负责人时,其就明确表示爱奇艺之所以同时抢滩与TVB的深度合作,开发《再创世纪》等合拍项目,正是看中了其丰富的题材类型。

  尤其是行业剧。医疗剧、警匪剧、律政剧,是TVB行业剧的三块基石,且少有失手,即使在港剧式微的21世纪头十年,也仍然有不少爆款行业剧,医疗剧有《法证先锋》系列,律政剧有《怒火街头》,都是河豚君成长过程中的印记。

  符合大多数观众的常规观看体验,老少咸宜,娱乐性和观赏性俱佳,这是TVB剧最大的优点。要换成行业术语,可以如此表达:TVB剧经过几十年的试炼,早已具备成熟商业片的气质与基底。

  而行业剧又是都市剧里很重要的一个分支,能又快又好地拍出专业度高、可信度高的行业剧,这算是TVB行走内地的硬通货之一。

  曾有一位制片人告诉娱乐资本论(ID:yulezibenlun),如果TVB剧的剧本水准和演员表现保持下去,制作规格不断提升,的确会成为成熟的商业片的典范。从目前已播的10集《使徒2》来看,此话有一定道理。

  不拖泥带水、畅快利落的节奏是港剧一贯的特点,《使徒2》的第一集就完整地讲述了一个案件,从卓sir联络卧底五个卧底一一现身一起办案意外发生、卧底悉数殉职、卓sir回港接受问话,一系列过程行云流水,节奏很快,信息量大,这在注水成常态的国产剧里真是一股了。

  《使徒2》的项目负责人之一如此概括这前后两部的区别:第一部比较市井,林峯和佘诗曼两个角色都是比较底层的人物,不管是做还是卧底,都是比较底层的状态,他们的视角是从下往上看的;而第二部视角有大的改变,聚焦于之间,属于高层的一个争斗,切入口不一样。

  监制苏万聪就说过:“我们在这个戏里面,虽然有点港戏的味道,但是讲故事的方法、叙事节奏、画面效果,整体来讲是以一种新的方向来做的。”

  小娱认为,港剧中最传神的精髓还是情趣,市井只是其中一种外化的表现,但人的市井不一定是按摩房、茶餐厅,《使徒行者2》里,在异国他乡爆炸身亡的几个卧底,临死前还在开开心心地谋划回吃最熟悉的糯米鸡,而了卓sir提供的泰国特色芒果糯米饭;

  正是因为有这些充满情趣的小细节的铺垫,之后的卧底群体被团灭才那么让人揪心,而在剧中,这样的小细节还很多。

  “娱乐资本论”是国内唯一一个由财经记者和文娱记者共同运营的微信号,由新京报财经记者郑道森和文娱记者吴立湘共同运营。“娱乐资本论”主打文化产业的资本秘辛,跟娱乐圈的人聊资本,跟投资界的人谈,觥筹交错之间,贩卖一点信息不对称,为传媒圈朋友打造的一个资源共享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