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客岛:港中大撕海报事件让人了解港独新思

  简单复述一下:开学以后,中文大学校园的墙上,贴满了“港独”海报。一个内地女生接受不了海报内容,把海报撕了,学生会干部发现后,于是双方的争执被记者拍摄了下来。

  争论视频在网上以后,很多人为她的勇气点赞,也了港独分子。但在岛叔看来,这并不是整件事的重点。

  就在7日下午5点左右,中大内地学生已经自发组织了活动。凭经验来看,这是港校向内地大规模招生以来,内地学生最大规模的一次群体活动。厘清视频中女生,以及此次参加内地生的,能够在还原出内地学生尴尬境地的同时,理解当前“港独”发展的新动向。

  在说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普及一个知识。根据中文大学《有关使用墙守则》,虽然不可以遮蔽、撕毁物,但物必须署名,以及备注日期。因此,那些除了“港独”以外,什么元素都没有的大幅海报,也属于违规,撕掉它们似乎也没什么问题。

  今天下午,学生会已经将占用面积过大的海报清理出来,并表示如果明早八点,如果海报依然违规,也将全部清除。

  此次事件中,内地生最为的事情,是自己“被代表”了。中文大学的在校生W表示,此次事件的爆发绝非偶然,情绪已经酝酿了很久。这还要从中文大学的学生会制度说起。

  中文大学学生会的基本会员,是全体全日制本科学生,由学生普选产生。从理论上来讲,他们发出的声明、组织的活动,都代表着在校学生。然而,港中文近几届学生会却长期发表“港独”言论,组织港独活动,这才让内地生和不支持“港独”的同学,有了“被代表”的感觉。

  去年11月,港中文学生会福利社,公开售卖印有“港独”宣言的T恤衫。去年四月,学生会还组织了论坛。

  此外,港中文学生会还占有着学校内的资源。海报的墙,以及文化广场等公共空间,也由学生会负责管理。此次的“港独”海报,虽然不能确定是否由学生会,但据港中文同学表示,在管理过程中,学生会带有明显的倾向性。

  比如,文化广场的去留,决定权基本完全掌握在学生会手里。开学以来,此地先是出现了“HK·Independence”()的,后被学校清除后,又了同样内容的中文。而在墙,学生会则对“港独”内容违规海报置之不理。7日下午内地学生后,迅速清除了内地生的违规,“港独”则要留到8日早晨8点。

  虽然学生会由全体在校生普选产生,但根据学校官网数据,2016年港中文共有全日制本科生16583名,其中内地生只有2012人,如此悬殊的人数比例,注定了内地生在选举中人微言轻,很难选出理想的代表。

  一个值得关注的数据是,今年当选的内阁“山鸣”,在普选中仅仅获得了2159票的信任票,仅仅占全日制本科生的13%。也有人怀疑,学生会代表学生发声,并且拥有如此之大的公共空间管理权,是否拥有性。

  而内地生作为少数群体,也难以参与到本地大学的学生事务中。一个著名的例子,就是2015年大学内地生叶璐珊参选港大学生会内阁,由于加入过共青团,而被同学和抵制,并表示了被“”的担心。

  在观点上“被代表”,让内地生感受到了实实在在的不适感。虽然学生会常把和挂在嘴边,但在实际上,却给了内地生多数人的。

  C同学说,有时候听见他们宣传“港独”,没有办法与之辩论。因为一旦内地学生开口,发表反对的言论,对方就会给内地学生扣帽子,说自己被“”了。一个现实是,内地生在校内基本了空间。在今天的现场,一张内地生的海报上写着:“观点霸凌!”

  内地生与学校学生会的矛盾,其实不局限于倾向上。港校学生以及学生会,拥有非常强烈的本土意识。本届内阁也在社交网络首页表示,当选后将守护本土价值。

  然而,这种本土性在发展过程中,演变成了鼓吹的,也衍生出学生会对内地学生的不友善。在观点的表达,以及作为学生代表与学校的沟通上,不但不对内地生的利益予以照顾,反而进行故意的。

  有港中文同学L透露,上届学生会内阁曾向学校,取消内地生四年校内宿舍保障。虽然理由是“让内地生接触本土文化”,但大家都知道意在促使学校资源向本地生倾斜。

  在社会议题上,学生会同样有很强的本土意识。去年5月1日,港中文学生会发布了《捍卫劳工,保障生活》声明,其中提到了停止输入内地劳工的。

  在内部,年轻的学生群体,已经成为了本土主义思想最为严重的人群。众所周知,“占中”运动的主要发起者、参与者,都是青年一代。学生会成为这种最集中、最激进的组织,也不足为奇。

  在今天的活动结束后,前任中文大学学生会会长在墙与内地学生发生争执。口中不断用粤语内地学生,在其言论中,甚至出现了“支那”这样的性词语。

  而与此同时,多所高校也出现了中大学生会的活动。这种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占中”发起者,就是大专院校学生会所组成的。而在今年7月,港大前学生会会长冯敬恩因冲击校委会被后,港中文学生会也予以了。

  在很多的报道中,都提到港中文大被表情包占领。但是这次内地学生的形式,并非表情包这么简单。

  此次活动的参与者同学W向岛叔表示,本次活动是在港中文内地生微信群里发起的。活动的,并不是通过表情包宣泄情绪,反而大家都在劝说到场者,不要表情包,而是发声,从制度层面解决问题。

  W给岛叔发来一份致港中文学生会的,清晰阐述了此次活动的。包括:学生会要为会员发声,不能想当然地以为代表全体学生想法;学生会公开发表意见时,公开征询会员的想法,确认能够代表大家的观点;如果学生会一定要发表争议性言论,允许学生选择是否入会的。

  在此次内地生眼里,表情包这种内地的亚文化,用来表达情绪很有效,但容易陷入自说自话的困境,无法得到别人的重视和理解。即便不能解决问题,也希望学生会能够听到内地生的声音,不要认为自己只会学习,对于公共议题一言不发。

  此次,让高校内地生与本土派学生的矛盾公开,并在公共空间展开对话和斗争,相较于之前的沉默,无论对于内地学生,还是社会来说,都无疑是一件好事。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一个港中文的墙风波绝不是和内地文化冲突这么简单,有些问题很难通过加强沟通得以抚平。因为,如果一些人在心底里无法认同这个国家、民族,你很难通过“”去建立认同。殖民的不仅是领土、经济,也不仅是的占有,更的是“黄皮白心”。上的被殖民才是最也最可悲的。

  对这些高喊“港独”的年轻人来说,他们有表达的,但也请他们认清楚,是中国的领土,容不得的。对不遵守基本法、不尊重国家主权领土完整的人来说,哪有什么道理可讲?!涉及国家统一的问题上,我们没有任何退。文/秋月冬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