运营商取消漫游费 用户感受并不明显

  9月1日起,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联通600050股吧)三大运营商全面取消国内手机长途和漫游通话费(不含港澳台地区),用户无需申请、自动生效。这意味着在我国存在了20余年的“长途漫游费”,终于成为历史。

  作为提速降费的一部分,取消长途漫游费无疑是进步。不过,经济导报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取消长途漫游费的受益群体比较有限,线G套餐的消费者几无影响。

  与日渐式微的通话费相比,流量费才是如今手机主体费用。而相应的,网络流量费的价格和收费模式,日益成为消费者关注的焦点,要求“提速降费”、统一流量费的呼声,亦越来越强烈。

  “对我来说,取消长途漫游费根本没什么意义。”11日,济南市民姚佳边刷着微信边对经济导报记者说,“我现在用的是移动158元的套餐,每个月有1000分钟的电话可以打,但我的电话一个月打不了多少,没啥意思。”

  在济南一建筑工地打工的李飞告诉经济导报记者,“之前用联通的号码,往河南商丘老家打电线毛。”

  在同一工地打工的刘祥说,“我的手机号是移动的老号,之前还有长途费与漫游费,取消了对我来说是好事。”

  中国移动山东分公司的业务经理马东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对于使用“和4G”“4G飞享”等中国移动套餐的用户,因其国内通话(不含港澳台)均早已按照本地市话标准收取,所以不受本次取消国内长途漫游费用的影响。只有少数“神州行”“动感地带”的老用户缴纳长途漫游费,成为这次降费的受益者。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的情况也大体如此。

  根据工信部最新公布的数据,截至2017年7月,全国移动电线G手机套餐用户在3亿户左右,占总手机用户数的22.62%,本次取消长途费和漫游费影响人群依旧庞大。

  中国电信董事长杨杰此前曾表示,全面取消手机国内长途费和漫游费,预计将惠及8000万用户。

  马东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取消长途费和漫游费,将推动原先部分2G或3G“老套餐”用户升级为4G套餐用户。

  工信部的最新数据也验证了马东的说法。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2G和3G用户继续向4G用户转换,4G用户保持稳步增长,累计净增1.18亿户,总数达到8.88亿户,占移动电线G套餐后,用户每月的消费可能要比升级前多一些。移动现在‘4G飞享套餐升级版’最低的套餐价格为18元,全国接听免费,100M流量,语音另外收费,每分钟0.19元,当然也可以叠加语音包。”马东说。

  经济导报记者注意到,取消国内手机长途费和漫游费对运营商的影响并不大,三大运营商语音业务收入近5年来不断萎缩,占总收入比重持续减小。

  工信部数据显示,2017年前7个月手机国内长途通线亿分钟,比上年同期减少34.3%。

  语音业务收入日薄西山的趋势,从近6年的统计中清晰可见。工信部数据显示,2010年语音在通信业务收入中的占比高达57.1%,随后逐渐下滑,到2016年语音业务收入占比仅为25%。换而言之,流量费用已经占大众的移动通信支出2/3。

  从三大运营商发布的影响预测来看,对他们的业绩影响总体来说属于可控范围。数据显示,取消长途漫游费后,三大运营商的收入减少占其整体营收普遍要低于5%。如中国移动2016年度总收入7084.21亿元,而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一年大约减少160亿元收入,占比略高于2%。2016年度总收入7084.21亿元,而取消手机国内长途和漫游费一年约为减少160亿元收入,占比略高于2%。中国联通给出的数据是,漫游费取消后对公司每季度收入影响15.8亿元,一年下来就是63.2亿元,但中国联通2016年总收入为2409.8亿元,取消漫游费相当于减少了2.6%的收入。这也从侧面说明,其实漫游费现在收得已经很少了,运营商只是让了极小的一块利。

  互联网通信专家陈忠分析称,长远看未必是损失,而是更大的收入空间。现在主流3G和4G套餐没有长途漫游费,这部分用户不存在变革问题。担负费用的要么是多年的老套餐用户,要么是只打电话不用流量的高龄消费者,借此机会,运营商可以把营销重点转移到流量,对于运营商和消费者是互利互惠。

  随着4G的发展,国内的通信早已进入了“流量为王”的时代,仅今年上半年,三大运营商移动数据及移动互联网业务收入实现2746亿元,同比增长29.6%,占电信业务收入的42.6%,拉动电信业务收入增长10.3个百分点。此外,2014年底中国手机用户月均流量消费约为250M;到了2017年6月,这一数据已经超过1.5G。两年多的时间中国手机用户流量消费上涨5倍。

  然而,恰恰是在流量费用方面,三大运营商在拿出更多实质性的提速降费优惠措施上依然“犹抱琵琶半遮面”。目前,各大运营商对于移动上网采取按照流量计费,消费者不经意间就会产生高额的流量费。

  “自从用了4G,每个月的流量都不够用,现在只能用手机看看新闻,刷刷微信,偶尔玩玩游戏,根本不敢看视频。只要有Wi-Fi,我就关掉手机流量,节省下来外出用。”姚佳对经济导报记者说。

  据介绍,她用的中国移动158元的飞享套餐服务,含2G流量和500分钟通话费。“实际上每个月的消费都在180元左右,赠送的流量不够用,我就经常买流量包,上个月就叠加了好几个流量包。”

  陈忠告诉经济导报记者,在三大运营商的各种套餐中,流量也是可以“漫游的”,流量计费都有本地流量和全国流量之分。在全面取消长途漫游费之际,“流量漫游”却成了手机用户的新“包袱”。

  “更可气的是流量还有省内和国内之分,我经常出差,国内流量不够用,省内流量用不了,看着有流量就是用不了,还得叠加国内流量包才行。”经常出差在外的济南市民张然说。

  “特别期待运营商能够推出真正全国通用、无限量的流量包。”张然曾对三大运营商流量套餐做过分析对比。在他看来,目前所谓无限流量套餐,其实并不真的可以无限地使用流量,基本都是有流量额度的,当消耗的流量达到这个额度,网速大幅下降,甚至直接关停上网功能。而且,在运营商那里购买所谓的“流量包”,也分本地流量和全国流量,如果买的是本地流量包,就不能全国通用。

  “说实话,有些套餐表面上看流量很高,但实际上有些都是特定流量。”张然对经济导报记者说,“像移动推出的小天王卡(超牛卡),39元一个月,有16G流量,但这16G流量中,有2G的闲时流量和10G的定向流量。闲时是指晚上11点到次日早上7点,定向的流量只能用于移动自己的咪咕音乐、阅读、视频三个APP。”张然解释说,“晚上11点一般都在家,这2G的流量基本上用不到,定向的流量有些消费者也不一定能用得到,一些流量就变得很鸡肋。”

  “提速降费还有很长的要走,三大运营商要结合用户现实需求,主动推出让利于民的实质性优惠政策,并在服务上下功夫,让消费者有真正的获得感。”陈忠说。

  在陈忠看来,距离2020年5G通信正式商用还有一段时间,移动通信之外,三大运营商在多方面进行着角逐。长远来看,通信行业还需要进一步放开市场,通过市场竞争让收费更、服务更优质。当前更重要的是,加业监管,推动企业简化套餐,明码标价,提升服务水平,让用户明明白白消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