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发族”招聘会上为娃找工作

  这两天杭州市人才市场门口天天排长龙,市人才市场首场招聘会就有两千多人登记入场。接下来的招聘会也在连轴转,这新春招聘季可忙坏了求职者。在招聘会现场的人群中,偶尔会有一两个头发花白的身影,他们是招聘会上的银发一族,可他们并不是替自己找工作,可怜天下父母心。

  帮孩子来找工作的爸妈们,捧着简历四处转悠,与招聘人员商量着自己孩子适合什么样的岗位。父母能完整表达孩子的想法么?父母真的了解孩子的特点和优势么?招聘方,要找工作,还是求职者自己来的好。

  招聘会上混在年轻人中的大叔并不鲜见,记者看到,有几个头发已经花白的爸妈级人物坐在摊位前询问,与看着比他们年轻很多的招聘专员聊天,场面有些奇怪,询问后才知道,他们是替孩子过来找工作的。

  也有一些家长牵着一个姑娘或小伙挤过人群,指点着某个企业的招聘海报,给儿女献言献策。杭州市人才市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招聘会上求职者本人不出现的情况也有,会有父母或朋友代替。

  在昨天的招聘会上记者看到,一位戴着帽子一头白发的大伯正坐在“DO都城”少儿社会体验馆的招聘展位前,忙着与招聘方交流,留下了对方的联系方式,却并没有递交简历。

  询问中记者得知,大伯姓魏,已经退休了,今天他可不是给自己找工作,而是为自己女儿来的。因为是工作日,女儿要上班也就没来。自己今天就是来打个前站,替女儿物色一些合适的信息。

  魏大伯自称“线人”,就是给女儿和招聘方“牵线搭桥”的。魏大伯女儿已经年过三十,在一家物业公司工作,还算稳定,但她却早就有了跳槽的想法。魏大伯并不像其他父母一样反对子女年近中年又跳槽,反而主动为女儿跑起了招聘会。说起这里的根源,魏大伯告诉记者,这是因为当年自己对孩子的。“我女儿学的是影视表演,跟何赛飞这样的演员是一的,当时学得也不错。她毕业想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我觉得不踏实就没同意。”魏大伯说,女儿就找了份稳定的工作,但工作几年下来,想跳舞的心被关在各种物业数据当中,女儿干得很不开心。

  女儿也曾跟自己说过,“宁愿没工作,我也想做点跟专业相关的事。”冲着这句话,魏大伯决定让女儿做自己想做的事,考虑到她平时要上班,魏大伯就亲自来到招聘会,也算是为女儿分忧。

  魏大伯在招聘会上找到一些需要唱唱跳跳的幼儿培训岗位,物色了不少他觉得适合的工作。他并没有带简历,而是要来工作人员的联系方式,回头再让女儿去联系。

  而另一个替女儿来找工作的何先生则是直接替女儿填起了简历。原来,何先生在杭州工作,并且买了房子,女儿则在老家山西做英语教师。何先生一心希望女儿能来杭州工作,就只身杀到了招聘会现场。记者上前采访时,何先生抓着记者就问“要不要招英语方面的人”。

  记者陪着何先生逛了一圈,只要看到与女儿专业相关的工作,何先生都会上前询问,替女儿填简历。他不断地告诉工作人员,工资必须在三千以上。说起女儿的工作经验,何先生告诉记者,她曾在山西职高做英语老师。

  记者在电话中询问了何先生的女儿,发现女儿对老爸替自己跑招聘会这事并不以为然。她说自己暂时并不打算换工作,也没想好要不要回杭州。听着电话那头女儿的回答,何先生有些急了,唠唠叨叨强调着杭州有多好。挂了电话,何先生不太好意思地告诉记者,他和女儿的意见还没统一呢,不过自己一定会女儿的。

  招聘会上,杭州邦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李古田告诉记者,自己就遇到过几个代替孩子来求职的父母,也有求职者在父母陪同下来找工作,大部分都是九零后年轻人。对这些还在依赖父母的求职者,李古田都会说“不”,他并不会给予这些求职者面试机会。

  我爱我家事业集团杭州公司的人力资源经理张绪翠也不父母替孩子来面试,她认为,父母陪同或是直接替子女来找工作,反而会给子女减分,招聘方更加看中求职者的自主性。当然,如果子女有事或在外地不能来,则并不会影响招聘方对求职者的看法。

  与魏大伯交流过的“DO都城”少儿社会体验馆的人事助理陈敏说,考虑到魏大伯这样的情况,请父母替自己来求职并不会影响招聘方对她的看法。但他也希望魏大伯女儿能够主动与自己联系,进一步介绍自己的情况、要求和看法。因为父母并不见得真的了解自己的孩子,他们对职业选择的认识也不同。更重要的是求职需要双方一系列的面对面交流,光听第三方的介绍,他对求职者并不会有一个直观的概念。陈敏,求职者有条件的还是应该自己来逛逛招聘会,如果是父母“牵线”,则务必自己主动再与招聘方做沟通。